歡迎光臨中國消費質量安全萬里行

中國輕工業網

北京時間: 熱點關注: 產業變革升級暨企業創新發展高峰論壇即將召開 論壇招商全面啟動

您現在位置:中國消費質量安全萬里行官方網站 >> 消費警示

茶世界丨唐代茶政和宮廷茶俗的形成與發展

來源:      點擊:104722 次

本網訊  中國是茶的故鄉,茶樹起源于中國。我國是世界上最早發現、栽培、利用茶葉的國家。現在茶已經在全世界50多個國家扎根,茶葉已經成為風靡世界的三大無酒精飲料之一。在“一帶一路”的時事背景之下,茶業界正在實現產業升級,再度復興中國茶葉在國際上的影響力。福建是國家倡議“一帶一路”的核心區,又是“海上絲綢之路”的發祥地,山海僑優勢凸顯,大有可為。在茶世界里讀懂茶,從茶里看世界。

 

 唐代茶政和宮廷茶俗 的形成與發展

唐代前期,茶業還沒有多大發展,茶利也不顯著,所以官府對茶也沒有課稅和形成什么固定的政策。中唐以后,隨茶葉生產和貿易的空前發展,不但在茶葉文化和飲茶習俗上有不少發展,且在原來所沒有的茶政、茶法上,也獲得了一系列的建設和發展。

 

 

首先從茶的賦稅制度來說。

在唐·大歷(766-779)以前,我國茶葉還只有土貢而沒有賦稅。據《新唐書·地理志》記載,唐朝貢茶的州郡,主要有懷州河內郡(治位今河南濟源),峽州夷陵郡(今湖北宜昌),歸州巴東郡(今湖北秭歸)、夔州云安郡(今四川奉節)、金州漢陰郡(今陜西漢陰)、興元府漢中郡(今陜西南鄭)、壽州壽春郡(今安徽壽縣),廬州廬江郡(今安徽合肥)、蘄州蘄春郡、常州晉陵郡、湖州吳興郡、睦州新安郡、福州長樂郡、饒州鄱陽郡、溪州靈溪郡(今湖南龍山)、雅州廬山郡(今四川雅安)等地。

 

 

這里都是用的州名,但實際往往是該州某一二個縣產茶,州治所在地和其他多數縣并不產茶。如常州晉陵郡,其茶實際就主要出在宜興。另外,這些地區的貢茶,多數始于大歷以前,但可能也有一些是貞元稅茶以后入貢的。如《通典》載,安康郡貢茶一斤,夷陵郡貢茶二百五十斤,靈溪郡貢茶芽二百斤;其所說安康、夷陵和靈溪的貢茶,就當是天寶以前的事情。

 


這種貢茶,有的雖有定額,但似乎在唐代前期,還未形成一種定制。據研究,關于貢茶的一些制度和規定,是隨貢焙建立以后才逐漸嚴格和完善起來的。開元以后,在北方飲茶的社會風氣影響下,我國宮廷用茶的數量,也日增一日,已非一般地方貢獻所能滿足,有必要設立一個專門生產皇室用茶的場所,這樣,就出現了我國歷史上最早的一個專門貢焙-——常州義興和湖州長興間的顧渚貢焙。

 

 

關于顧渚貢焙的緣起,《唐義興縣重修茶舍記》有這樣一段記載:

“義興貢茶非舊也,前此故御史大夫實典是邦,山僧有獻佳茗者,會客嘗之。野人陸羽以為芳香甘辣,冠于他境,可薦于上。棲筠從之,始進萬兩,此其濫觴也。厥后因之,徵獻漸廣,遂為任土之質。”

茶舍是顧渚貢焙之前宜興采辦貢茶之處。長興“顧渚與宜興接,唐代宗以其(宜興)歲造數多,遂命長興均貢。自大歷五年始分山析造,歲有定額,鬻有禁令;諸鄉茶芽,置焙于顧渚,以刺史主之,觀察使總之”。

 

 

這就是說,顧渚貢焙,是大歷五年長興縣與當時義興均貢才專門設立的。義興貢茶,最初只進“萬兩”,后來愈貢愈多,以至如有的史籍所載,“顧渚貢焙,歲造一萬八千四百八斤”。貢額一多,所付勞役也多,所以《元和郡縣志》中又載:

 

“貞元已后,每歲以進奉顧山紫筍茶,役工三萬人,累月方畢。”

 

 

顧渚貢茶,是加在長興和宜興先民身上的一項沉重負擔。曾任浙西觀察使和湖州刺史的袁高,在親自督造貢茶的過程中,體察到貢茶的艱辛,一次在起貢時,袁高專作《茶山詩》一首,力陳貢茶的痛苦和弊端,用以諫君。其詩中有“動生千金費,日使萬姓貧”;“一夫旦當役,盡室皆同臻”;“悲嗟遍空山,草木為不春”;“造納無晝夜,搗聲昏繼晨”等悲憤凄涼之句。

 

 

關于揭露貢茶嚴酷的詩作,還有如李郢的《茶山貢焙歌》等,其詩句“陵煙觸露不停采,官家赤印連貼催”;“驛騎鞭聲砉流電,半夜驅夫誰復見?十日王程路四千,到時須及清明宴”等句,這些從另一個角度,訴說貢茶限時限刻,必須在清明前三天貢到京城的艱難。唐代茶葉,有“蒙頂第一,顧渚第二”之說,那么,貢焙為什么不設在蒙頂而設在顧渚呢?蜀道難行,這可能主要是為清明前要趕送到京城的關系。

 

 

貢茶,實質上也是一種賦稅。

如上面《新唐書》記及的貢茶,就是一種實物稅;而顧渚貢茶,則是帶有一種勞役性質的賦稅。但是,真正課收茶稅,還是德宗李適統治期間的事情。

建中三年(782),為籌措常平倉本錢,趙贊上言“收貯斛斗匹段絲麻,候貴則下賈出賣,賤則加估收糴,權輕重以利民。從之”。于是趙贊“乃於諸道津要置吏稅商貨,每貫稅二十文;竹、木、茶、漆,皆十一稅一,以充常平之本”。

 

 

這也是我國文獻中最早的稅茶記載。課征茶漆十一稅的第三年,朱亂,德宗逃到奉天(今陜西乾縣),為減輕百姓負擔,詔罷商貨稅。但不久,如《文獻通考》所說,貞元九年正月,鹽鐵使張滂以水災兩稅不登,請“于出茶州縣及茶山外商人要路,委所由定三等,時估每十稅一”;由此重又恢復茶稅,并自此把稅茶作為一種定制。

 

 

貞元時茶稅歲入不超過四十萬貫,還不算太重。但是至穆宗長慶元年(821),因“兩鎮用兵,帑藏空虛”,又加“禁中起百尺樓,費不可勝計”,于是鹽鐵使王播請大增茶稅,“率百錢增五十”,使每年的茶稅一下增加到六十萬貫以上。文宗時,王涯為相,為盡取茶利,他進一步提出了官營官賣的榷茶制度,自兼榷茶使,于大和九年頒令榷茶。強徙民間茶樹于官場,并焚其積舊;商人只能購買官場的茶葉,而且大增茶稅,一時搞得天怒人怨。不久,王涯被誅,榷茶也隨之中輟。

 

 

武宗會員元年(841),崔珙任鹽鐵使,“又增江淮茶稅。是時,茶商所過州縣有重稅,或掠奪舟車,露積雨中;諸道置邸以收稅,謂之‘地錢’”。當時茶葉貿易由于中央榨取,地方搜括,結果,只會使“私販益起”。大中初年,斐休任鹽鐵使,針對當時茶稅混亂的情況,立茶法十二條,嚴禁私自販運和銷售茶葉。如規定“私鬻三犯皆三百斤乃論死;長引群旅茶雖少,皆死;雇載三犯至五百斤,居舍儈保四犯至千斤者皆死。園戶私鬻百斤以上杖背,三犯加重徭;伐園失業者,刺史縣令以縱私鹽論”。

 

 

對于這樣一個苛法,頒行后不但減少了私茶,官府增加了稅收,百姓也仍然“以為便”。所以至此,唐代茶葉的稅法,才相對穩定一些。茶葉從不稅到稅,除反映其時茶葉生產、貿易的發展以外,它雖然是強加于園戶、茶商和廣大消費者的一種沉重負擔,但另一方面,同時也說明這時的茶業,也已成為國家賦稅所賴的一種重要的社會生產事業了。

 

 

由于唐代廣征各地名茶,貢焙的貢額也不斷增多,宮廷中的用茶和茶貨積存也愈來愈多,于是茶在朝中如《苕溪漁隱叢話》所載,顧渚紫筍“每歲以清明日貢到,先薦宗廟,然后分賜近臣”;開始又出現了皇帝以茶賞賜勛戚重臣,以示恩信的一種習慣和制度。如“咸通九年(868),同昌公主出降,宅于廣化里,上每賜御饌湯物。……其茶則緣華紫英之號。”

 

唐朝以茶分賜臣僚的例子很多。

這里可以劉禹錫代人書寫的二張謝賜茶表為例。其一是代武中丞所書:

“中使竇國宴奉宣圣旨,賜臣新茶一斤。……恭承慶賜,跪啟緘封。伏以方隅入貢,株擷至珍,自遠貢來,以新為貴,……既茶凡口,倍切丹心,無任。”

另一張寫稱:

“中使某乙至,奉宣圣旨,賜臣新茶一斤,猥沐深恩。……伏以貢自外方,珍珠眾品,……實慚于虛受,無任。”

 

 

這種由皇帝遣官宦專賜,臣下得茶后上表申謝的頒賜茶葉之風,在唐代后期至宋代的一個很長時期里,幾乎流為上層社會的一種隆重禮遇。十分明顯,一旦茶葉成為社會的一種重要文化,帝王將相自然也就會用之作為維護和鞏固其統治的一策了。唐代頒賜茶葉的主要對象是近臣,但高僧名儒、戍邊將士和其他各色人等,也都可因各種原因而獲得頒賜。如韓翃《為田神玉謝茶表》載:

“臣某言,中使至,伏奉手詔,兼賜臣一千五百串,令臣分給將士以下。圣慈曲被,戴荷無階。”

 

 

皇室對臣下,表現為賜茶,反映在社會一般群眾之中,則為相互饋贈;兩者比較而言,民間相互饋贈茶葉的風氣,比賜茶出現的時間更早。如大詩人李白,就留有一首《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詩》;表明社會上在李白之前,特別在士人中間,贈茶酬詩和以詩謝寄的風氣,就相當普遍了。

 

 

及至唐代中期和后期,如白居易《蕭員外寄新蜀茶》、《謝李六郎寄新蜀茶》,柳宗元《巽上人以竹簡自采新茶見贈》等寄答茶的詩作,在《全唐詩》中,更是隨處可見。近見一種說法,唐代的茶道和一些茶俗,是先起之于宮廷,然后由宮廷再傳及民間的。由唐宋皇室賜茶這點來看,適恰是本末倒置了,實質上宮廷的茶文化,一般都先起于民間,是民間茶葉文化的一種宮廷化。 

 

 

不過,也應附帶指出,社會茶葉文化一旦宮廷化,它至少在物質和禮儀等等方面,即上升為當時最高規格的一種文化。這一點,可以從1987年4月3日陜西扶風法門寺唐代地宮出土的宮廷茶具得到說明。這套茶具,是晚唐僖宗李儇供奉法門寺佛骨舍利作法器用的,據地宮《物賬碑》記載,有“茶槽子碾子、茶羅子、匙子一副七事共八十兩”。由茶碾、茶羅子等器物的鏨文看,這套茶具不少是咸通九至十二年期間制造的;并且在鎏金飛鴻銀則和長柄勺等器物上,還有用硬物刻劃的“五哥”二字。“五哥”是僖宗幼時的稱呼,說明僖宗自己用過或很喜歡這套茶具。 

 

 

就出土實物來說,《物賬碑》所言“七事”,大致是指“茶碾子、茶鍋軸、羅身、抽斗、茶羅子蓋、銀則、長柄勺”這樣七件東西。當然,除此地宮同時還出土了一些如瓷器、琉璃等飲茶用具。對這套茶具,學者們稱其是”迄今為止世界上發現的時代最早、最完整、最精美華貴的系列茶具”。

 

 

但是,不論是金銀制的“七事”茶具,還是“七事”之外地宮中出土的其他宮中飲茶用具,其名物全部沒有超出陸羽《茶經·七之器》中所列的茶器內容。這就有力證明,民間百姓用的茶具形制,不是從宮廷中流傳出來的;適恰相反,宮廷茶具,倒是大都源于民間尋常用具。因為陸羽《茶經·七之器》中所列的27件茶器和飲茶用物,都是根據民間用具所總結和設計出來的。

歡迎廣大企業以及消費者提供新聞線索。聯系電話:010-67691250、13521281238、13521269116

 


(編輯:趙曉彤)




上一條: 他的書法,讓人驚嘆:鬼斧神工!怪不得他敢自稱大宋第一草書
下一條: 千年傳承,綿柔白酒之先河——八里罕老窖酒廠
中國茶產業聯盟
消費聚焦
新聞焦點
質量新聞
時事要聞
特色小鎮
行業觀察
食品新聞
分會動態
消費說
消費動向
特別策劃
深度調查
消費警示
行業掃描
人物專訪
老字號聯盟
頭條資訊
巡展展示
匠心傳承
品牌展播
關于我們
機構動態
產品投訴
廣告服務
人員查詢

新聞線索熱線:010-53322128 投訴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廣告熱線:13521559496

中國消費質量安全萬里行版權所有,所轉載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,如需轉載本站原創,須注明來源及作者署名,版權必究!

Copyright 2013 中國消費質量安全萬里行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消費質量安全萬里行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
寻宝记投注